愿景

【TF】演员的自我修养(上)(晴天桢生贺)(一千零一夜之第十一夜)

aileen瑭:

*ABO设定,慎


刚才好像出BUG了所以重发一下




“恭也君……恭也君……请求你!”


 


“……实在抱歉。”


 


餐厅电视上俊朗的Alpha淡淡地推开怀里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孩子,转身离开。电视下站着两个看上去像是刚用完餐的女孩子,激动到要捂住嘴巴来掩饰尖叫。


 


“这部剧真是火到哪里都能看到!”


 


“毕竟不二君这么帅……啊啊啊!!!好想嫁给他啊!”


 


手冢国光往电视机上投去一瞥,脚步却丝毫未停地跟着餐厅经理迈进里面的包间,然后摘下墨镜。


“手冢先生,这是您的预约。”


“嗯,谢谢。”


经理犹豫了下,还是颇为不好意思地拿出怀里的本子,“虽然实在抱歉打扰,但是还是想问问手冢先生能否给我签个名?鄙人的女儿是您的忠实球迷。”


“啊,”手冢一愣,随即很快地接过来,签下名字,“我的荣幸。”


 


经理走后,小包间里彻底安静下来,手冢走到桌子的一边坐下来,手指无意识地在冰凉的黑色桌面上摩挲。


下一秒包间门被打开,闪身进来一个人影,半张脸被口罩遮得严严实实,眼神对上手冢的之后,露出来的眉眼里却一下子就染上了莫名的笑意。


他轻巧地从门边走到手冢对面坐下,然后摘下口罩,露出跟刚才电视剧里男主角一模一样的一张脸,跟他刚出道的时候几乎毫无变化,仿佛岁月在这个人脸上不曾存在过痕迹。


 


“不二周助。”他朝他伸出一只手,即使是这样目的的见面,脸上的笑容也无比真诚而丝毫不显窘迫,这是演员的自我修养吗?手冢暗忖着回握了不二的手,简洁道:“手冢国光。”


不二轻笑了声,似乎被他们俩刚才这段无比正经的对话逗乐了,伸手把脸侧的一缕头发撩到耳后,一股若有若无的水果甜香渐渐在这间小房间里弥漫开来,被嗅觉敏锐的Alpha精准捕捉。


“我想我们之间好像不需要这么中规中矩的自我介绍,”不二若有所指道:“我可是你的忠实球迷。”


“我的荣幸。”手冢沉着道,又犹豫了下,“我也看过你出演的作品。只是没有想到……,”他眼神莫名动了一下,“你是个Omega。”


 


不二出演的角色多是Alpha,现实中形象气质虽然偏小生类型,但是看似温良无害的不二其实一点都不好惹、甚至在某些方面会非常强势已经是业内的共识,因此即使不二没有公布过自己的属性,大家却都默认他是个Alpha。


 


“哦?”不二挑了挑眉,对手冢最后的疑问避而不谈,只促狭道:“我还以为以手冢君的性格,那些小情小爱的东西不会是你喜欢的类型。”


“啊,”手冢泰然自若地推了推眼镜,“在亲戚家的时候,跟着表妹看过一些。”


得知手冢看过自己演的作品这件事似乎极大地取悦了不二,他笑眯眯地点了几个菜,又探寻般地看了看手冢,后者挥挥手示意他全权决定就好——反正吃饭的地点也是不二定的,手冢从未来过这家店,装潢和风格倒是意外的合他的喜好,看点的菜,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也有好几道是他的心头好。


不二双手交叉支撑住下巴,歪着头对手冢笑,“我猜这家餐厅你会喜欢,鳗鱼茶可能不是你吃过最好的,但是绝对能让人眼前一亮。”


 


手冢用沉默来消化着这过分的善意,然后迟疑道:“我不记得我在哪次访谈中提过我……对食物的喜好。”


“只要有心,总是能知道。”不二耸耸肩,仿佛这是一件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既然我喜欢手冢君,总是要做足功课,”他脸上慢慢绽开一个慵懒又狡黠的笑容来,一字一句道:“才好让你也,尽快喜欢上我。”


 


这表白来得猝不及防,手冢一瞬间窘迫到想起小学刚学球的时候被教练一记又快又狠的直球打穿的场景。虽然经纪人明里暗里透露了对方约的这次见面可能有这样的意思,但是无论如何想不到会这么突然且……直白。


第一次见到手冢国光愣住的样子,不二心里愉悦得像能炸出爆米花,当然可能更多的是因为对方对于他刚才说的话,没有表现出反感或者明显的抗拒。


 


“Alpha迟早要跟Omega在一起的,”不二笑着做总结发言,“我是个很有耐性的人,所以如果你不讨厌我的话,要不要跟我交往试试看?”


手冢现在已经找回了自己的思维,面对满屋子Omega故意释放出来的信息素坐怀不乱地思考,过了一会儿才抬头,对上不二的眼睛,意味深长道,“好。”


不二的眼神一松,霎时连眉梢都带上了笑意。


手冢泰然自若地开始用餐,嗯,鳗鱼茶是真的不错。


 


自此以后,娱乐圈和体育圈开始有了些不大不小的骚动。


十月份的伦敦,一场普通的大师赛,却因为一方球员是世界排名前列的手冢国光而一票难求,尤其是这位来自日本的球手,似乎格外讨英国绅士们的喜爱。


上赛季拿下一个大满贯后,手冢的团队有意让他放松一下,因此这段时间的赛程都算不上紧,此时手冢在休息室内坐着调整状态,即使对手的实力其实不足以对他造成威胁,他也决不允许自己掉以轻心。


 


从休息室走出来的一瞬间手冢被阳光晃了下眼,排山倒海的欢呼声都没能掩盖住他身上那种不舒服的、被信息素锁定住的感觉。


像是有另外的Alpha,带着强烈情感地注视着他,而不自觉地对他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


可能是隔得太远,很清淡的一种味道,却分外灵动。


优秀又强大的Alpha下意识让体内的信息素循着路径反扑过去,却顺着那股信息素的来路看到了坐在观众席第一排笑眯眯朝他挥着手的不二。


戴着墨镜和鸭舌帽,手冢却一眼就认出来是他。


 


观众席和赛场离得还是有点远,不二说了什么都在嗡嗡的各种声音里蒸发成无,只依稀看到他的口型大概是“加油”。


手冢扬起球拍,发了第一个球。


 


比赛很精彩,局势却算不上焦灼,对手在失了发球局后显然有些焦躁,手冢按照自己的节奏不急不缓地一步步进攻,扣杀下落的时候会偶尔露出藏在运动服下结实好看的肌肉,一如这个人坚毅沉稳的内里。


这不是不二看的第一场球赛。手冢国光这个名字把他和原本没有丝毫兴趣的网球奇妙地串联在一起,他会把难得的一点空余时间花在看有这个人参加的网球比赛上,他依然记得第一次让助理去帮自己球票而不是歌剧时对方脸上的惊讶。


不过在这之前,他都是坐在普通的贵宾席上,身边坐满了既狂热地喜欢着球星又有能力愿意花大价钱看比赛的粉丝们,手冢每打出一个好球她们的尖叫都足以让不二觉得自己可能要暂时失聪。


 


还有那种微妙的、酸涩却又甜蜜的感情。


他坐在这群人中间,是那么多喜欢他的人中的一个。他们对他的喜欢可能一样,可能不一样。但是不二清楚知道,他和他们都不一样。


喜欢着一个人,渴望站在他身边,因此他们在不同的领域却能够共同向同样的高度努力着,等到他的光芒足够让他注意到自己,那时候的他对于手冢来说,也就跟别人不一样了。


手冢在激越的欢呼喝彩声中捧起他人生中第一个大满贯奖杯的时候,不二坐在观众席收到了自己主演的电影上周登上票房第一的消息,他微笑着回复了剧组聚会的消息,起身随着人流离开。


该收网了。


 


这场比赛上手冢的冷静果决跟那场比赛如出一撤,利用自己精妙的控场能力一球一球把对手逼入了绝路。不二却不再坐在一堆观众之中,而是观众席最前排的位置,手冢的经纪人专门给他留的,跟手冢近到他到场侧来喝水的时候都可以看到男人额角渗出的汗珠,和弯腰时微微露出的、掖在衣领里的吊坠——那是两个人交往后,不二送给他的。


让不二几乎要产生这个球场上只有他们两个人的错觉。


 


手冢魅影让对手的最后一个球落在的界外,雷动的掌声中不二笑着准备偷偷离场,坐在那个位置已经让他受到了足够多的瞩目,幸好他今天出来的时候做好了防护措施。手冢赛后还要接受采访,但他们今晚或许可以见一面。


手冢却在跟对手和裁判握完手后,径直向他走来。


不二被手冢的这一举动定在原地,愣愣地看着他走到自己面前,喧闹的场地都因为球手的举动而慢慢安静下来。


 


“怎么有时间过来看?”手冢把拍子轻放在观众席的栏杆上,他知道不二的剧组最近在英国拍戏,但是听说行程排的很紧。


不二看了眼手冢脸侧的汗水,突然福至心灵一般把进场时拿到的水拧开瓶盖递过去,吐了吐舌,解释道:“昨天和今天上午都有很努力地拍戏哦,才终于从导演那里请下来半天假。”说罢就眯起眼睛来看手冢,分明很得意的样子。


手冢自然而然地接过不二的水喝了两口,又放到一边,在满场寂静中凝视着他,或许是因为人太多的缘故,Omega甜美的信息素淡得几不可闻。


“辛苦你了。”手冢有板有眼地说道。


然后在满场的惊呼声中,他朝不二吻了下去。




TBC




捂脸,对不起桢,前阵子电脑坏了导致生贺迟到了这么久QAQ不过还是生日快乐啦哈哈 @愿景 
因为要开车卡文了,所以分成两更【不



【TF】演员的自我修养(下)(晴天桢生贺)(一千零一夜之第十一夜)END

aileen瑭:

肉走不老歌




正文:


不二在酒店里看网络上被刷疯了的今天球场上的照片,电视里正放着手冢赛后接受的采访。


“手冢先生,请问刚才您亲吻的是您的恋人吗?”
“是。”


“那请问能透露一下是谁吗!”


“抱歉,因为我不知道他是否愿意公布。”


……


 


即便当事人的态度是这样,也阻拦不了粉丝们要扒出手冢恋人的热情。那些被媒体拍下来的照片被一再放大,即使有墨镜和鸭舌帽的遮掩,大家还是开始猜测各种贴合的可能性。


而不二的名字被一提再提。


不二躺在床上,手轻轻覆在自己眼睛上,内心担忧,却又因为某种可能奇妙地鼓噪着。


覆水难收啊。


 


舆情的进一步发酵在一周后的一个工作日。


那天有好几场不二的戏,其中一场还是不二跟女主的重要对手戏,因此基本上这一天都是要泡在片场了。


不二其实经常经历这样一天下来高强度的工作,但是这次他还是稍微有点小怨念。


真的只是稍微。


 


英国的食物实在不太符合他的口味,片场的盒饭尤甚。


但他实在不是那种对这种小细节斤斤计较的人,更不会在剧组的大家都吃同样东西的时候表示任何不满,因此也只是某个休息的时候,跟既是经纪人也是自己挚友的菊丸略微提了提。


 


手机微微震动一下,不二刚好拍完一组,走过去划开刚收到的信息。


“在做什么?”是手冢发的。


“刚拍完一组,现在休息^_^。”


“知道了。”


 


菊丸好奇地凑过来想看屏幕,“不二你看到什么了,笑得这么傻?”


不二立马关上手机,皮笑肉不笑道:“我难道平时没有在笑?”


“平时笑得没这么傻……”菊丸仍在坚持,声音却越来越小。


 


与此同时,门口传来一阵骚动,几个场务走过去,过了一会儿提着大袋小袋的食物一脸懵逼地走进来,对不二和菊丸说:“有人来给不二君探班。”


“哦,是粉丝吗?”


“不,”场务眨了眨眼睛,“说是不二君的男朋友。”


 


片场瞬间静得如同真空,正在拍对手戏的一个配角手杖一拐差点戳到另一人脚上。


不二猝然从座位上站起来,目瞪口呆地看着Alpha提着个袋子从门口进来一路走到他面前,片场里开始重新喧闹起来,混杂了种种诸如“这不是手冢国光吗?那个打网球的。”“所以说上一周的绯闻果然是真的啊?”的讨论。


手冢没有费心思做丝毫遮掩。


 


不二觉得自己现在的反应看起来一定很傻,因为手冢站定在他面前时嘴角说不清是不是微微抽动了一下,才恢复到原本面无表情的样子。


见不二毫无反应,手冢颇为耐心地从袋子里提出一个食盒,在他面前打开,里面全是寿司,中间一个寿司方阵绿油油的,几乎都不用吃就看得出是不二的最爱。


 


之前被场务们提进来的几个袋子全是各种各样的日式吃食,是分给剧组里的人的。导演看了看站在那边显得有点傻气的手冢和不二两个人,又看了看整个片场里控制不住眼睛往那个方向乱瞄的众人,叹了口气索性大手一挥:大家都去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吧。


 


整个剧组带着“一人脱单鸡犬升天”的喜庆气氛把手冢带来的食物分而食之的时候不二把手冢带到了主演的休息室,终于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开始说有人来探班的时候,我还以为是粉丝。”他没话找话道。


这世界上能让不二没话找话的人不多,手冢算是一个。他是实在没想到手冢会来探班,那个人在他心中强势凛然,探班这种事情却温情到近乎不符合人设,更别说手冢还做得如此上道。


不二的这句问话在手冢心里转了几转,他终于斟酌着开口:“我觉得这是男朋友的义务。”又皱了皱眉,“当然如果你不喜欢……”


“没有没有!”不二拼命摇头,然后眼巴巴地看着那盒寿司。


 


手冢一副放下心来的样子,把寿司递过去,边解释道:“因为听菊丸说你不太适应剧组的盒饭,所以觉得既然来探班就顺手带些你喜欢的食物过来。”


不二咬着芥末寿司就跟咬着糖一样,心里甜的快要化掉,却听到手冢话锋陡然一转,“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信息我要从菊丸那里得到,而不是你主动告诉我。”


不二一口寿司没吞下去,被手冢这句控诉似的话定在原地,“我……”


“你是不是,”手冢伸手轻轻地把不二嘴角的一颗米粒捻掉,他在公众场合出没的时候向来习惯良好地会喷上足量的干扰素,此时Alpha信息素淡得若有若无,一个动作的压迫感却极其强烈,“对我们的关系有什么误解?”


 


不二闷头站在原地思维混乱地想,自己对这段关系大概是真的有点误解,他本来想着先跟手冢确立关系,然后再慢慢发展感情,却从未奢想过两人可以发展得这么快,甚至于直接越到“真正情侣”该做的事情的层面,或许是他低估了Omega对Alpha的影响力?


还没等不二从自己的思绪里抽离出来,手冢又投下另一枚重磅炸弹:“母亲昨天问起来那天球场上的事情,我就跟她说了我和你的交往,她邀请你回日本后来我家吃饭。”


不二:……


 


自从手冢国光高调的剧组探班之行后,关于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两个人在交往的猜测几乎就已经被盖棺定论,大家的注意力纷纷转向“一直以来以Alpha形象示人的不二原来是个Omega吗”和“一个演员一个球员是怎么勾搭到一起去的”这类的话题上。


而漩涡中心的主人公对此内心却毫无波动。


甚至有点害怕。


 


不二第一次有点怨念这个剧组的高效率,但即使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他还是在归国的第二天站到了手冢本宅的门口。


门铃一响不二就被热情地迎了进去,手冢彩菜是一个已过韶华却风韵犹存的女人,乍一见面就会给人很强烈的亲和感,这点倒是一点都没有遗传给她的儿子。


不二在心里默默胡思乱想,强压着因为这种具有“见家长”仪式感的紧张,非常完美地扯出了一个礼貌周全的笑容,“阿姨好。”


 


“不二君,真是久仰大名了,”手冢彩菜含笑打量他,眼里的喜爱不似作伪,“国光在家里经常提起你,这孩子特别喜欢你呢。”


不二被说的心里直跳,眼角的余光去瞄手冢,后者依然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只有凛若雪松的信息素突然浓郁了起来,昭示出主人内心的波动。


 


因为还没到饭点,略微寒暄后手冢彩菜继续去厨房准备晚饭,手冢带着不二大概参观了一下宅子,然后就把人领到了茶室,“我下去帮母亲的忙,你在这里稍微休息一下,如果觉得无聊,可以去隔壁书房看会儿书。”


不二点点头,目送手冢下楼,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刚才手冢彩菜的话,实在让他有些在意。


 


手冢……很喜欢他?是像他对他那种喜欢,还是只是一个Alpha觉得一个Omega很合适的那种喜欢?


如果是后一种的话,那么他可不会满足于此的。


 


这样想着,不二站起身来,想去看看手冢的书房,却站在门口踟躇了下。


隔壁书房……手冢好像没说是左边还是右边呢。不二犹豫着打开了左边房间的门,却一瞬间愣在原地。


 


看上去像是手冢的房间,布局大气陈设简练,唯一格格不入的……是那些对于这个房间来说可能略显花哨的装饰物。


海报、挂画、和登山照片挂在一起的剧照。


好多的不二从房间的四面八方对着本尊微笑。


不二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攫住似的,紧紧揪成了一团,他不由自主地走到床边的一个小书架上,上面放着各式各样有他的杂志、报纸和写真——从出道刚开始没多久的第一次访谈,到昨天刚发行的一册画报。


不二随手抽出一本,还是四年前中国某家杂志社推出的限量版。


他慌乱地把书塞回原处,有点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好像不小心翻开了手冢最不为人知的日记内容,而里面竟然全是他的名字。


 


“……应该是母亲布置的。”


不二猛然回过头来,手冢不知何时倚在了门口,手握拳微微不自然地挡住半边脸,继续解释道:“海报这些东西,我虽然收集,却不会全都贴出来。”说着略微无奈地皱了皱眉,看着自己略显花哨的卧室,“这应该是不在家的时候母亲弄的。”


 


不二觉得说不出话来,仿佛所有的语言都不足以表达他这一刻的心情,然后他几步迈到门边把手冢拉进来,“砰——”一声把门关上,捧住手冢的脸就不管不顾地吻了上去。


手冢无比自然地回应他,右手扣在他的背上,而他惯用的左手紧紧地握住他的腰,让不二紧紧地跟他贴在一起。


这个吻并不温柔,不二带着些说不清的意味咬舐手冢的唇瓣,手冢毫不示弱地去勾他的舌头,直到不二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两个人才分开,他把头埋在手冢肩窝里闷笑,手冢问:“怎么了?”


 


他摇摇头。


原来当我在观众席的一角默默注视着站在高处的你时,你也在同样的背后的位置这样注视着我。


原来我们两个是以这样的方式,相互支持着都走到了今天。


喜悦像是要从内心里溢出来到四肢百骸,不二决定把这个秘密藏在心里,反正抱着他的这个男人古板又无趣,但是没关系,反正他们时间还长,他可以慢慢改变他,让他明白今天对于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


反正他那么喜欢他。


 


不二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手冢,“手冢国光,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不二的语气是少见的严肃和认真,脸上的笑容却甜蜜又温暖,像掺了蜜糖的阳光,跟两个人第一次吃饭时说喜欢自己的样子全然不同,明媚得手冢愿意为了这样的笑容付出一切。


“我爱你。”他郑重道。


 


不二笑着迎上手冢随之而来落在自己脸上的亲吻,眼睛、鼻子、脸颊、嘴唇,手冢还轻吮了下不二的耳垂,但是当吻痴缠地落到不二颈后的腺体时,不二突然伸手推开他。


 


“呐,手冢,”不二笑吟吟地看着他,神情里似乎笃定了他会纵容自己这样的小伎俩,并且不会因此而削减丝毫对自己的爱意,“我是个Alpha哦,之前Omega的样子是装出来的。”


“啊,我知道。”手冢重新把人搂紧,轻咬颈后的腺体,不再是之前Omega的甜香味,而是一股清爽怡人的苹果香味,诱人却格外强大,毫无疑问属于一位Alpha。


不二睁大了眼睛,笑容凝固在脸上,“你知道?”


手冢看不二难得犯傻一次,忍不住揉了揉爱人的头发,他那么关注他,怎么可能连属性这种事情都不知道。“但是你演的真的很像。”他诚恳道,希望以此来宽慰恋人。


 


不二一想到自己之前自鸣得意完美无缺的表演,就觉得热气直往脑门上冲,“你为什么不早说!”他恶狠狠地质问手冢,后者无奈地挑了挑眉,“我只是觉得,如果你要借用扮演Omega这样的手段来接近我,而这种手段又确实能够达到你的、同时也是我的目的时,就没有戳穿你的必要。”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其实你不必为此觉得气恼,我真的没有觉得你的行为有任何可笑的地方,因为如果不是你先有了行动,那么在这赛季的比赛之后,我本来也打算去找你的。”




下文戳这里




然后,正式地牵着彼此的手站在所有的镁光灯下。




END

论《从相思,到相守》的狗血、天雷以及OOC

大家千万不要被标题误导了。

 

披着一个似乎很学术的名字,然而是一篇赤果果的评(si)论(bi)文章,而且写的过程中可能由于控制不住自己分分钟想要拿起砍刀的洪荒之力,就忍不住嘲讽脸了呢。

 

{开胃小菜篇}

 

嗯给这部分取名开胃小菜实在是有点心情复杂,毕竟也不知道大家看完了是开胃还是反胃。

 

不过就是放一些杂七杂八的槽点,所以随意吧。

 

1.(手冢的脚步很快,不二渐渐需要小跳才能与他并肩,跟上他,有些吃力。)——chapter 1

看到这里的时候无法控制地脑补了不二“小跳”着一蹦一蹦去赶上手冢的画面

不是

大兄弟

小跑就小跑快步就快步,小跳是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气哦,不二是矮了点,也禁不起这么黑呀不是。

 

2.(离父母归来还有10天

大剂量的抑制剂用下去,不二的手臂已经布满针孔。……终于,在5天后,他的信息素达到峰值,开始回落。又经过3天,信息素降到最低,而且趋于平稳。不二第一次有空进食,补充虚脱的身体。)

啊,我们的不二,在连续8天没吃饭的情况下,每天给自己手臂扎针(而且貌似还能扎准?),扎到手臂全是针孔,还活着。

这篇是玄幻文吧?

以及,第一行空行为了显示作者没标句号,嘿。

 

3.还有一个作者非常喜欢用的语气词:哩

宝宝们你们看着不二说“还是,想让我帮忙指导一下越前哩?”的时候,不违和吗?

本宝宝上次看到用这个语气词,还是在《平凡的世界》还是《白鹿原》记不太清了,你们看到这个词不觉得一股浓浓的大西北安塞腰鼓味儿扑面而来?

不违和吗?

 

4.

还有什么U17里突然可以安装全息网游设施不二还玩起来了?这什么情况?作者突然要写网游文了吗?看得我一脸懵逼。关键是这网游就开始铺垫了一些,后来也没咋说了,你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到底图个啥?哦哦后来看到说要写双结局,这很强势啊,为了强行插入一个全息网游梗毫无铺垫地强行加一个结局?

 

剩下的懒得找了,就这样吧。

 

{正餐篇}

 

嗯既然是叫正餐,就是主要针对情节和人物性格的吐槽。

 

这本来也就是一篇文,尤其是同人文最基本的吧。

 

一.

 

第一个让我想吐槽的情节来的猝不及防:

 

手冢分化后跪在国一爷爷脚边,恳求推掉婚约。

 

在一没交代手冢家庭背景,二没交代手冢爷爷职业性格的时候,给大家摘录一些国一爷爷的话:

 

——“是什么迷惑了你?!(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缺失?!——哦不不不这是我忍不住加的不是某狐狸大大写的)那可笑的契合度,不过是人性中的残渣,是理智的克星!”

——“你居然还想着不靠谱的爱情,那是世界上最虚伪最蒲靠谱的。作为我们家唯一的孙子,不履行媒妁婚约,你要浪费多少时间在寻找爱情上!”(老天作证,这个最蒲靠谱是大大的错字,我只是复制过来!)

——想到自己孙子将来出人头地,爷爷心中的怒火消退一半。

 

看到这里我尴尬癌都要犯了,原作中对手冢国一着墨不多,但是我们知道是警察兼任柔道教官,很严谨认真的一位长者。

然而某狐狸大大笔下的手冢国一爷爷:不相信爱情,觉得孙子寻找爱情是浪费时间,但是哪怕发了这么大的火,再想到孙子将来可以出人头地的时候,就妥协了。

Excuse me?

手冢国一没这么low吧大兄弟?

 

好吧好吧毕竟原作对手冢国一着墨不多,肯定不能单单因为这个撕作者OOC,我们看下一段。

 

二.

 

第二个算是越前篇?哎呀我们可爱的小柱子又在这文里躺枪无数。不二对手冢过于关注越前感到嫉妒也就算了,后来冒出个这样的情节:

——“和手冢的约定,也因为毕业礼上,越前不拘一格的击球给正在演讲的手冢而再一次打断。属于三年级的毕业季,属于三年级的礼堂,闯进了一个小不点,一个被众人宠爱的小不点。没有对他的行为有任何指责,手冢很配合的出场和越前再战。”

不是,我们讲道理啊。小柱子是轻狂了点,但是轻狂不等于傻,他在你心里没分寸到会在国三毕业典礼正在演讲的礼堂里击球来引起手冢的注意???

然后手冢还没有任何指责跟他走了???

Excuse me?

这可是手冢啊?!胆敢破坏毕业典礼难道不是跑圈跑到趴下的下场么???

真的,某狐狸大大我理解你为了塑造不二苦情女主的形象要给越前多加戏份,可是要遵守基本法成不成?

 

三.

 

手冢在U17的过程中去德国了,文章里是这样描述的:

——“或许曾几何时,他们还携手并肩。可是...终将,会是云泥之别,一个走上葱翠的山巅,一个沉入湛蓝的海底”

——“我本是凡人,我真的,不喜欢打网球。”

我本是宝宝,我真的,不该看这篇文。

也不知道是咋的了,手冢去职网一下子引发了不二对于A和O人生的终极思考,结论是手冢是天上的仙子不二是底下的凡人,他俩突然就云泥之别了,不二突然就沉入海底了,突然就不喜欢打网球了。

真的没法逗比了,好想对底下那一堆评论“好想哭”“不二QAQ腿子卡大笨蛋”的妹子们摇着肩膀大吼,你们知道你们看了为什么难过么!!!因为这个作者把我们的不二全毁了!

 

我喜欢的那个不二是青学的天才,和手冢并称青学的双璧,他的洒脱自信是他最吸引人的地方,面对强敌他毫不畏惧,面对课业他游刃有余,一次又一次的进化同样证明了这个平日里洒脱随性的天才骨子里的好胜和不屈于人后,以及对网球的热爱。

 

我拒绝,承认某狐狸文荒笔下这个觉得自己跟A有云泥之别,不喜欢网球的不二,是我爱的那个不二。

 

四.

 

是真幸感情篇。

不二问幸村怎么统率网球部,幸村回答是利用自己的OMEGA特性,也就是个人魅力让人臣服,还说“真田喜欢妩媚的幸村”

妈呀我这一身鸡皮疙瘩,各位真幸本命的亲告诉我一下,真田是喜欢妩媚的幸村?

基本设定是U17的时候真田很不爽不二和幸村一个宿舍,要求换,幸村不高兴了。

说好的妩媚的幸村呢?

好吧这不是重点,然后真幸二人就吵架了,然后在一次不二玩全息网游的时候(对= =你没看错,剧情不知道咋的了不二就去玩全息网游了),真幸两个人见面,原文是这样写的:“幸村各种不配合真田插入,结果就是,被压倒干了无数次,直到幸村求饶也不松手。”

Excuse me ?!说好的真田是个真人君子呢???幸村不乐意他就强上???

结果到后来就:
“伸出手指,轻轻点在真田嘴上,幸村眼中带笑,妩媚得问:‘你知错了么’

此时,真田仿佛受伤一般,极力克制的嘶吼,嗓子咕哝着低沉的咒骂不满的话语。

幸村神气昂扬得抬起下巴,抛去媚眼,再次问:‘你知道错了吗?’

真田将头埋在幸村颈间,抵在他肩膀上,压抑体内的洪荒之力”

我也快要压抑不住我体内的洪荒之力了!!!这是啥啊美女与野兽吗?!!!

作者笔下的真幸二人宛如精分,真田一会儿是个强奸犯一会儿化身乖乖小狮子,幸村一会儿是个娇弱不看凌辱的omega一会儿是个调教师?

 

但是高潮在后面:

幸村打球打晕了让迹部过来,这时候我们才知道:幸村怀孕了,还做了堕胎手术。

……

……

……

这个情节哪怕在整个网王同人的雷文排行榜上,也是数得上号的。

“真田强上幸村导致幸村怀孕,然后幸村堕胎,并且还在堕胎后的休养期比赛。”哇这个情节太劲爆了放到哪儿都能雷倒一片人。

 

万万没想到后来居然能看到更雷的情节。

真田,明知道幸村不想怀孕,却想用孩子来绑住幸村。

我,的,亲,娘,啊!

真田是不是看了于正编的八点档狗血剧!!!!!!!

-我得不到你的心,我也要得到你的人!

-我留不住你的人,我就要让你有我的孩子!

我真是……

求求你放过真田,求求你。

 

五.

这是最不想写却最不得不写的冢不二感情篇= =

基本设定就是原著向加上ABO,然后因为手冢喜欢不二又以为不二会分化成A,所以宣称自己喜欢A,被不二知道了,但是不二又发现自己要分化成O了害怕极了焦虑极了开始吃禁药来防止分化。

然后在此期间不二各种觉得手冢不爱自己觉得手冢可能喜欢越前可能喜欢迹部就是不可能喜欢自己,然后他一直吃着药,直到手冢离开去德国。

“输给你,惨败,让我彻悟吧,让我天真的梦醒过来,让我痛恨网球,让我自暴自弃……然后。。。让我忘了你。”

Excuse me?

不二为了跟手冢在一起连禁药都敢吃,手冢去个德国就要忘了他了啊???

 

后来U17期间他们一起去德国比赛,手冢和不二终于又碰上了,不二还去了手冢家,大家终于以为他俩要在一起了!(在墨迹了这么久之后。)

全文高潮来了我跟你们说:

手冢,强暴了,未分化的,不二。

我草你大爷哦?!

原来不止真田要强上,手冢也要强暴不二?敢情某狐狸大大笔下就爱把A写成强奸犯?

以下原文摘录:

“不二还没有分化,相当于未成年不经世事的孩子。”(然后手冢就强奸了他?)

“手冢。。。放开我,疼”不二推怂着手冢的胸膛,其实他已经不那么疼了,而且快感也在逐渐攀升,可还是拒绝着。

“停下了,手冢,我不喜欢这样的。”

手冢冷冷得回复:“明明不介意我吻你,还说什么害怕亲密,别开玩笑了。”(不二都这样拒绝了,手冢居然这样回复?)

不二曾想过,实在不行就迷奸手冢,满足一下也好,当然,理智不允许他这么做,他不能成为手冢的障碍。(原来作者不满足于把A写成强奸犯,还想把O写成迷奸犯未遂?)

然后后面不二多次表示不愿意和拒绝,并无卵用,手冢还是强上了。

“强暴了我,还这么温柔,真是,太过分了。。。”(你也知道这是强暴啊?把手冢写成强暴犯你很骄傲哦?)

 

然后不二还是神他妈的在逃避手冢,还叫了迹部……迹部堪称全文最重要角色,最佳接盘侠,科科。

好我们现在来聊聊某狐狸笔下的作逼白莲花“不二”和傻逼强奸犯“手冢”。

在写这段文字之前我从没想过把这样的词汇安在我最喜欢的两个角色头上,为了求个心安我打上双引号好了。

在两个人发生关系后,不二很惶恐地躲了回去不跟手冢见面,不知道为啥,原谅我从作者混乱的文字中摸索不懂原因。

可是大兄弟?之前手冢对不二各种暧昧,不二越前之战跟不二说完那些话之后突然吻了一下不二前额的碎发、对不二表现占有欲之类的情节不胜枚举,原文还有一段:

——指腹摩挲心爱人的肌肤,手冢的眸子深邃,涌动的欲望,如逃脱牢笼的猛兽,再也控制不住:“我也不知道,不过。。。。。。不二,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试一下。。。”

“我不愿意”

这都看不出喜欢???

某狐狸大大笔下的不二到底沉浸在自己的苦情戏里每天都在想些什么啊???

这些也都算了,后来他俩打电话。

 

划重点:

手冢对不二说:“不二,我喜欢你”

天哪这时候我们的心情都是:这俩终于要在一起了好激动啊啊啊啊啊!

不二:喜欢?手冢会喜欢自己?不二觉得难以置信。还没细细思考,理智就占据上风,一定是手冢想对之前的行为负责吧,一定是这样。不二苦笑。

然后不二,就跟手冢,绝交了。

我草你大爷哦?!

有毒吧这篇文?!

而此时刚刚还冷冷地对不二说你明明很想要的强奸犯手冢仿佛突然改邪归正,他要尊重不二,更不忍为被不二的思想。

“他的不二,再一次,从指缝中溜走。”

作者的智商,再一次,从文字间溜走。

 

不二全程状态:手冢不会喜欢我的,手冢怎么会喜欢我呢?我要为了他吃禁药我要为了他放弃网球,哦我好喜欢手冢,可是手冢怎么会喜欢我呢?哦天哪手冢要强暴我我要嘤嘤嘤了!可是我心里好想手冢强暴我其实我还有点想强暴手冢,不行可是手冢不会喜欢我的哪怕以他的性格亲过我的额头想要跟我做都不会喜欢我的,天哪手冢真的强暴了我!可是我居然一点都不觉得不被尊重还觉得手冢好温柔哦,欸手冢怎么会喜欢我呢?天哪手冢跟我说他喜欢我!我不,我不能相信,因为手冢不会喜欢我的,他一定是因为强暴了我想要负责,手冢怎么会喜欢我呢?而且跟我在一起会害了手冢的,可是我真的好喜欢手冢,所以我们还是绝交吧。

手冢全程状态:我好喜欢不二,我真的好喜欢不二,我为了和不二在一起愿意AA恋还愿意忤逆长辈,可是不知道不二喜不喜欢我,不过没关系我是手冢国光我能等。不二来了,我好喜欢不二,我要等不下去了,我一定要上不二,不二拒绝了也没关系,我知道他其实是想要的,我不管了我真的忍不了了,我一定要上不二,哪怕他不愿意哪怕是强暴我也要上。我决定告诉不二我喜欢他了,可是不二要跟我绝交,怎么办,我要尊重他,绝交吧那就,我好难过,我失去了我最爱的不二,为什么,为什么?

 

……

我真的,很想对底下一些回复:“手冢是智障吗?”“手冢太无情无义了!”“不二是傻逼吗?”的人很诚恳很诚恳地说一句:

我不承认,这个作者笔下的手冢和不二,是我爱的那两个手冢和不二。

你觉得这个文里的两个主角作、傻逼、强奸犯,没问题,因为他们确实如此,但是你不能说这是我们的手冢和不二,我也希望作者,还有每一个人都认清这篇文的本质:为了狗血而狗血,情节天雷,人物OOC。

 

{小菜篇}

 

说完上面那么多之后,还是有些话不吐不快

 

这位某狐狸大大:

“不二,走了”——charpter 1

“呐,手冢,你永远不会知道,对你而言快乐的去年此时,对我是怎样的人间炼狱”——charpter 1

还有各种地方没句号,一两个没啥,多了让我这个强迫症晚期的宝宝真的好心塞!

某狐狸大大您跟句号有仇吗?!

有吗?!

啊?!

明显是有的,满篇的句号被您当做省略号破折号使用摇身一变成为万能标点符号你考虑过句号的感受吗?!

还有各种语法错误,病句,我没有针对你的意思,而是说如果你的文章丢给我的高中语文老师,是会被他骂回幼儿园的水准。

 

还有剧情推进各种节奏奇怪,刚才还写着部长开会转眼久到全国大赛再转眼就到毕业典礼了,还说部长和小柱子都去当职业选手了。

然后下一章立马又跳到U17,神奇的是手冢还回来了!更神奇的是作者大大说U17是他们国中毕业后发生的事情!

正当我很好奇部长明明去当职业选手了为什么又回来U17的时候,作者是这样解释的:

——“不二没有问手冢为何留下

手冢也没有解释留在日本的原因

就这样,彼此守护着泡沫般绚烂的色彩”

……

阳光下的泡沫,是彩色的。

正如七彩懵逼的我。

 

看不爽这篇文很久了,一直没动手,后来看到有个脾气暴躁的妹子先一步撕了,还觉着挺解气。

万万没想到,作者居然还有脸皮更文,还说什么“感谢一直支持我的各位~”

妈呀酸掉牙,脸皮厚到令人叹为观止。

被一个圈子里的人撕成这样还有脸继续更文的,真的不多,每个圈子也就那么一两个奇葩罢了。

不过别的圈子那些被撕OOC的很多文啊,说得中肯点,文笔情节还算能看,有的甚至很不错,就因为是OOC,还是被撕了。

而某狐狸大大呢?这篇文撇开OOC狗血天雷不说,要情节没情节,要文笔没文笔,要不是占着个ABO设定热度高的便宜,你以为你的作逼白莲花和傻逼强奸犯主角能有市场?

 

最后我仅代表个人,郑重要求@某狐狸大大,删文,并对所有的冢不二粉和真幸粉道歉。

 

操蛋的ABO

哎哟真巧,上次我还以为是说不二智商下线的人自己删了评所以我的回复也没了,科科,原来是作者聚聚删的呀!真的想知道是什么给了这位聚聚更下去的勇气,操蛋的热度?喜欢这文的孩子还不如截个官图之类的为自家cp艹点热度,浪费热度在这篇渣渣文上面又心疼又操蛋。这文不光'真田'JQ'幸村''幸村'做人流,'手冢'还在'不二'未分化的时候'强暴'了他呢,'强暴'这个词为作者亲自写在文里,没有任何解释哦。对于这样的作者,我只想说,带着那群NC粉,滚出圈。妈的智障!

我跳上去就是一刀:

ABO本身一点问题都没有

可是披着ABO的皮就开始肆无忌惮写ooc,这就很操蛋了。

为什么要说操蛋的ABO呢,因为某些作者是不是觉得因为是ABO文就可以爱咋咋写爱咋ooc咋ooc啊?是不是每篇文七八十的热度给了你删评论的底气啊?

对,说的就是你,@某狐狸文荒

今天看到有个读者给你回复说她好生气啊不二智商下线了,我当时气就上来了,给那个人回了个大意是:这是作者自己ooc把不二写走形你特么骂我家不二干什么?不二说这个锅我不背!

哦呵,晚上一看这条回复没了。

咋了?心虚?自己也知道自己ooc是吧?那还不改?人物变形写上瘾啊?这是病得治。

还有底下那一堆堆「大大求更」的

呵呵

看文看多了,脑子会看昏的,最可怕的就是再也分不清自己喜欢的到底还是不是当初喜欢的那两个人,还是一些莫名其妙就能戳了你们G点的情节。

最后,@某狐狸文荒“大大”,麻烦带着你的作逼“不二”和强奸犯“真田”麻溜滚。

既然评论会被删我只能在自己这一某三分地骂你了。说不定根本没人看得到,呵呵,没关系,不吐不快。

圈子这么多年了奇怪的雷文一直不少。

雷文还受到这样追捧这种热度的倒是少见。

所以我出来说了,让大家知道这个圈子总归还是有明白人在的。

操蛋的A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