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景

【TF】演员的自我修养(下)(晴天桢生贺)(一千零一夜之第十一夜)END

aileen瑭:

肉走不老歌




正文:


不二在酒店里看网络上被刷疯了的今天球场上的照片,电视里正放着手冢赛后接受的采访。


“手冢先生,请问刚才您亲吻的是您的恋人吗?”
“是。”


“那请问能透露一下是谁吗!”


“抱歉,因为我不知道他是否愿意公布。”


……


 


即便当事人的态度是这样,也阻拦不了粉丝们要扒出手冢恋人的热情。那些被媒体拍下来的照片被一再放大,即使有墨镜和鸭舌帽的遮掩,大家还是开始猜测各种贴合的可能性。


而不二的名字被一提再提。


不二躺在床上,手轻轻覆在自己眼睛上,内心担忧,却又因为某种可能奇妙地鼓噪着。


覆水难收啊。


 


舆情的进一步发酵在一周后的一个工作日。


那天有好几场不二的戏,其中一场还是不二跟女主的重要对手戏,因此基本上这一天都是要泡在片场了。


不二其实经常经历这样一天下来高强度的工作,但是这次他还是稍微有点小怨念。


真的只是稍微。


 


英国的食物实在不太符合他的口味,片场的盒饭尤甚。


但他实在不是那种对这种小细节斤斤计较的人,更不会在剧组的大家都吃同样东西的时候表示任何不满,因此也只是某个休息的时候,跟既是经纪人也是自己挚友的菊丸略微提了提。


 


手机微微震动一下,不二刚好拍完一组,走过去划开刚收到的信息。


“在做什么?”是手冢发的。


“刚拍完一组,现在休息^_^。”


“知道了。”


 


菊丸好奇地凑过来想看屏幕,“不二你看到什么了,笑得这么傻?”


不二立马关上手机,皮笑肉不笑道:“我难道平时没有在笑?”


“平时笑得没这么傻……”菊丸仍在坚持,声音却越来越小。


 


与此同时,门口传来一阵骚动,几个场务走过去,过了一会儿提着大袋小袋的食物一脸懵逼地走进来,对不二和菊丸说:“有人来给不二君探班。”


“哦,是粉丝吗?”


“不,”场务眨了眨眼睛,“说是不二君的男朋友。”


 


片场瞬间静得如同真空,正在拍对手戏的一个配角手杖一拐差点戳到另一人脚上。


不二猝然从座位上站起来,目瞪口呆地看着Alpha提着个袋子从门口进来一路走到他面前,片场里开始重新喧闹起来,混杂了种种诸如“这不是手冢国光吗?那个打网球的。”“所以说上一周的绯闻果然是真的啊?”的讨论。


手冢没有费心思做丝毫遮掩。


 


不二觉得自己现在的反应看起来一定很傻,因为手冢站定在他面前时嘴角说不清是不是微微抽动了一下,才恢复到原本面无表情的样子。


见不二毫无反应,手冢颇为耐心地从袋子里提出一个食盒,在他面前打开,里面全是寿司,中间一个寿司方阵绿油油的,几乎都不用吃就看得出是不二的最爱。


 


之前被场务们提进来的几个袋子全是各种各样的日式吃食,是分给剧组里的人的。导演看了看站在那边显得有点傻气的手冢和不二两个人,又看了看整个片场里控制不住眼睛往那个方向乱瞄的众人,叹了口气索性大手一挥:大家都去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吧。


 


整个剧组带着“一人脱单鸡犬升天”的喜庆气氛把手冢带来的食物分而食之的时候不二把手冢带到了主演的休息室,终于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开始说有人来探班的时候,我还以为是粉丝。”他没话找话道。


这世界上能让不二没话找话的人不多,手冢算是一个。他是实在没想到手冢会来探班,那个人在他心中强势凛然,探班这种事情却温情到近乎不符合人设,更别说手冢还做得如此上道。


不二的这句问话在手冢心里转了几转,他终于斟酌着开口:“我觉得这是男朋友的义务。”又皱了皱眉,“当然如果你不喜欢……”


“没有没有!”不二拼命摇头,然后眼巴巴地看着那盒寿司。


 


手冢一副放下心来的样子,把寿司递过去,边解释道:“因为听菊丸说你不太适应剧组的盒饭,所以觉得既然来探班就顺手带些你喜欢的食物过来。”


不二咬着芥末寿司就跟咬着糖一样,心里甜的快要化掉,却听到手冢话锋陡然一转,“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信息我要从菊丸那里得到,而不是你主动告诉我。”


不二一口寿司没吞下去,被手冢这句控诉似的话定在原地,“我……”


“你是不是,”手冢伸手轻轻地把不二嘴角的一颗米粒捻掉,他在公众场合出没的时候向来习惯良好地会喷上足量的干扰素,此时Alpha信息素淡得若有若无,一个动作的压迫感却极其强烈,“对我们的关系有什么误解?”


 


不二闷头站在原地思维混乱地想,自己对这段关系大概是真的有点误解,他本来想着先跟手冢确立关系,然后再慢慢发展感情,却从未奢想过两人可以发展得这么快,甚至于直接越到“真正情侣”该做的事情的层面,或许是他低估了Omega对Alpha的影响力?


还没等不二从自己的思绪里抽离出来,手冢又投下另一枚重磅炸弹:“母亲昨天问起来那天球场上的事情,我就跟她说了我和你的交往,她邀请你回日本后来我家吃饭。”


不二:……


 


自从手冢国光高调的剧组探班之行后,关于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两个人在交往的猜测几乎就已经被盖棺定论,大家的注意力纷纷转向“一直以来以Alpha形象示人的不二原来是个Omega吗”和“一个演员一个球员是怎么勾搭到一起去的”这类的话题上。


而漩涡中心的主人公对此内心却毫无波动。


甚至有点害怕。


 


不二第一次有点怨念这个剧组的高效率,但即使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他还是在归国的第二天站到了手冢本宅的门口。


门铃一响不二就被热情地迎了进去,手冢彩菜是一个已过韶华却风韵犹存的女人,乍一见面就会给人很强烈的亲和感,这点倒是一点都没有遗传给她的儿子。


不二在心里默默胡思乱想,强压着因为这种具有“见家长”仪式感的紧张,非常完美地扯出了一个礼貌周全的笑容,“阿姨好。”


 


“不二君,真是久仰大名了,”手冢彩菜含笑打量他,眼里的喜爱不似作伪,“国光在家里经常提起你,这孩子特别喜欢你呢。”


不二被说的心里直跳,眼角的余光去瞄手冢,后者依然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只有凛若雪松的信息素突然浓郁了起来,昭示出主人内心的波动。


 


因为还没到饭点,略微寒暄后手冢彩菜继续去厨房准备晚饭,手冢带着不二大概参观了一下宅子,然后就把人领到了茶室,“我下去帮母亲的忙,你在这里稍微休息一下,如果觉得无聊,可以去隔壁书房看会儿书。”


不二点点头,目送手冢下楼,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刚才手冢彩菜的话,实在让他有些在意。


 


手冢……很喜欢他?是像他对他那种喜欢,还是只是一个Alpha觉得一个Omega很合适的那种喜欢?


如果是后一种的话,那么他可不会满足于此的。


 


这样想着,不二站起身来,想去看看手冢的书房,却站在门口踟躇了下。


隔壁书房……手冢好像没说是左边还是右边呢。不二犹豫着打开了左边房间的门,却一瞬间愣在原地。


 


看上去像是手冢的房间,布局大气陈设简练,唯一格格不入的……是那些对于这个房间来说可能略显花哨的装饰物。


海报、挂画、和登山照片挂在一起的剧照。


好多的不二从房间的四面八方对着本尊微笑。


不二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攫住似的,紧紧揪成了一团,他不由自主地走到床边的一个小书架上,上面放着各式各样有他的杂志、报纸和写真——从出道刚开始没多久的第一次访谈,到昨天刚发行的一册画报。


不二随手抽出一本,还是四年前中国某家杂志社推出的限量版。


他慌乱地把书塞回原处,有点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好像不小心翻开了手冢最不为人知的日记内容,而里面竟然全是他的名字。


 


“……应该是母亲布置的。”


不二猛然回过头来,手冢不知何时倚在了门口,手握拳微微不自然地挡住半边脸,继续解释道:“海报这些东西,我虽然收集,却不会全都贴出来。”说着略微无奈地皱了皱眉,看着自己略显花哨的卧室,“这应该是不在家的时候母亲弄的。”


 


不二觉得说不出话来,仿佛所有的语言都不足以表达他这一刻的心情,然后他几步迈到门边把手冢拉进来,“砰——”一声把门关上,捧住手冢的脸就不管不顾地吻了上去。


手冢无比自然地回应他,右手扣在他的背上,而他惯用的左手紧紧地握住他的腰,让不二紧紧地跟他贴在一起。


这个吻并不温柔,不二带着些说不清的意味咬舐手冢的唇瓣,手冢毫不示弱地去勾他的舌头,直到不二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两个人才分开,他把头埋在手冢肩窝里闷笑,手冢问:“怎么了?”


 


他摇摇头。


原来当我在观众席的一角默默注视着站在高处的你时,你也在同样的背后的位置这样注视着我。


原来我们两个是以这样的方式,相互支持着都走到了今天。


喜悦像是要从内心里溢出来到四肢百骸,不二决定把这个秘密藏在心里,反正抱着他的这个男人古板又无趣,但是没关系,反正他们时间还长,他可以慢慢改变他,让他明白今天对于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


反正他那么喜欢他。


 


不二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手冢,“手冢国光,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不二的语气是少见的严肃和认真,脸上的笑容却甜蜜又温暖,像掺了蜜糖的阳光,跟两个人第一次吃饭时说喜欢自己的样子全然不同,明媚得手冢愿意为了这样的笑容付出一切。


“我爱你。”他郑重道。


 


不二笑着迎上手冢随之而来落在自己脸上的亲吻,眼睛、鼻子、脸颊、嘴唇,手冢还轻吮了下不二的耳垂,但是当吻痴缠地落到不二颈后的腺体时,不二突然伸手推开他。


 


“呐,手冢,”不二笑吟吟地看着他,神情里似乎笃定了他会纵容自己这样的小伎俩,并且不会因此而削减丝毫对自己的爱意,“我是个Alpha哦,之前Omega的样子是装出来的。”


“啊,我知道。”手冢重新把人搂紧,轻咬颈后的腺体,不再是之前Omega的甜香味,而是一股清爽怡人的苹果香味,诱人却格外强大,毫无疑问属于一位Alpha。


不二睁大了眼睛,笑容凝固在脸上,“你知道?”


手冢看不二难得犯傻一次,忍不住揉了揉爱人的头发,他那么关注他,怎么可能连属性这种事情都不知道。“但是你演的真的很像。”他诚恳道,希望以此来宽慰恋人。


 


不二一想到自己之前自鸣得意完美无缺的表演,就觉得热气直往脑门上冲,“你为什么不早说!”他恶狠狠地质问手冢,后者无奈地挑了挑眉,“我只是觉得,如果你要借用扮演Omega这样的手段来接近我,而这种手段又确实能够达到你的、同时也是我的目的时,就没有戳穿你的必要。”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其实你不必为此觉得气恼,我真的没有觉得你的行为有任何可笑的地方,因为如果不是你先有了行动,那么在这赛季的比赛之后,我本来也打算去找你的。”




下文戳这里




然后,正式地牵着彼此的手站在所有的镁光灯下。




END

评论

热度(118)